残念

残念,执着过,并切实无法达到的念想,是以为残念。

 

我不算是一个执着的人,所以在我的身上没有多少残念,能被我称之为残念的,估计也只有情感上的哪些7788了。

 

现在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双重性格,生活所迫吧。我是一个誓言与谎言的矛盾体。

 

誓言和谎言的区别或许真的只在那一念之间,一个是说的人当真了,一个是听的人当真了。或许我天生就拥有神棍的气质吧,许多时候我说谎的时候别人都当真了,而我说真话的时候,却常常被人当成谎言。

 

能分辨我这些真真假假的人只有1个半,一个是天真浪漫,一个是老成稳重。

 

稳重的处事不惊,不急于发表自己的态度,任何事情都等到水落石出才发表自己的意见,或许这算是马后炮吧,但毕竟在稳重的身上我感觉到了包容。女 人是水,于她是一个完美的诠释。很值得信任,我如是评价。没有利益冲突没有依赖没有索求,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我是老大的形象,事实上在我累的时候在我哭泣的 时候,她总能给我一个恢复的空间,得红颜知己如此,足矣。

 

天真的明了本质,信人信任,许多事情只凭一己之心信我,在某些事情上,她信我,如同我信自己,一种很奇妙的感觉。虽然她不能给我慰藉,不能包 容,又或者在我哭的时候会厌恶的逃开,但只要利益冲突不出现在我们之间,便是一致对外的。我信她,在这个都把真实当做谎言的社会关系中,我信她如同她信 我。不需要任何多余的情感,信任便可以了,因为在她面前不需要过多的伪装,很轻松。

 

诚如稳重者所言,性格古怪脾气暴烈的咸湿胖子。性格古怪肯定排在第一位了,脾气暴烈却不尽然,咸湿估计是我最大的缺点。

 

我的残念不过是没有尽力争取自己所想要的,因是天生反骨的原因吧。打小我就没有渡过所谓的叛逆期,但是骨子里的叛逆是压不住的。

 

终究因为我的叛逆,造就了我现在的残念。

 

站在浴室里,任由凉水从脸上洒落,闭上双眼,鼻翼煽动,嗅着熟悉的净化过的自来水的味道,多么想一睁眼回到7年前那间水房,那帮兄弟,那段天真的时光。

 

事实上回不去,永远回不去。残念……残念…………残念………………